林亮的父亲,来自澄海的积木品牌万高

《人民日报海外版》走到北京某商场的泡泡玛特店里,小杨拿起自己心仪的盲盒,摇了摇,然后放下,又拿起了旁边的另一个,重复同样的动作,拿到第四个的时候,他去柜台付了款,迫不及待地拆开。小杨是一名大学生,接触盲盒一年多了。每当抽到自己喜欢的款时就会有一种成就感,觉得很刺激。近两年在大城市里火起来的盲盒,是一种随机抽取的盒装玩具。小盒子里通常装着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产品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之所以叫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只有打开来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与多数玩具的受众是少年儿童不同,持续购买盲盒的往往是青年人甚至一些中年人,他们大多有收入,用自己的钱追逐购买。走访多家盲盒店面发现,盲盒的售价多在29元到69元之间,里边的玩偶造型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被印刷在盲盒包装外壳上的常规造型,另一类是设计师在每个套系里设计出的一两个非公开造型,这便是备受玩家期待的隐藏款。单价不算高、玩偶造型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样的盲盒为何受到成年人追捧?据介绍,一方面是盲盒的新品和系列非常多、更新极快。即便是已有的系列,往往还会按照季节重新发售,以此吸引消费者重复购买。另一方面则是该类玩具抓住了不确定性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心理学研究表明,不确定的刺激会加强重复决策,因此一时间盲盒成了让人欲罢不能的存在。比如一套宫廷瑞兽的盲盒,某个消费者最喜欢的是其中麒麟的造型,但买时并不知道,只能凭运气,这位消费者就可能多次购买,直至抽到自己中意的那款。有的顾客选择一个一个来购买,也有的一次性购买整套。整套购买就不需要考虑所谓的运气了。北京欧美汇一家盲盒店的负责人李女士说道。而即便是整盒购买,还有隐藏款在吸引消费者。这就是通常12个基础款之外的第13个隐藏款,不是每套整盒中都有。这个是有一定几率的,一般是1∶144的比例。盲盒有多火?根据闲鱼今年年中公布的数据,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涨了30多倍。
第一次接触到盲盒是因为和多年不见的好朋友一起逛商场,朋友说要送自己一个盲盒,就抽了一个,觉得很有意思。小王是北京一位白领,半年前受朋友影响接触到盲盒,但相比那些疯狂购买的消费者来说,她认为自己比较理性。我觉得自己不算入坑,不论抽到什么造型都蛮开心的,不会为了某一款一直买下去。据分析,盲盒火起来,固然是商家打造成熟产业链、线上线下成功营销的结果,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年轻消费者的心理。过去有玩具消费需求的多是未成年人,而现在新进入职场的年轻人有越来越强的悦己心态,盲盒对准的正是这种需求。不过,部分盲盒玩偶价格炒得偏高、翻了几十倍的现象,也引起了多方关注。有专家提醒,年轻人腰包鼓了,热衷于消费或投资一些自身比较感兴趣的东西,这很正常。但要防止个别投机者的操纵型行为,人为制造假象、炒高价格。个体消费者也要考虑自己的经济实力,盲盒毕竟只是一种小玩具。

如火如荼的双11购物狂欢节刚刚落下帷幕,各大品牌竞争激烈。在玩具行业,新晋品牌万高凭借一款
积木桌
拿下行业单品冠军称号,表现抢眼。积木玩具是电商市场的主流品类,但积木的收纳问题却是不少消费者的痛点,不少厂家早已意识到开发积木玩具存放功能的必要性,桶装、箱装积木的推出,也受到线上消费者的欢迎。2018年以来,积木桌开始渐露头角,销售持续火热。与传统的桶装及箱装不同的是,积木桌不仅肩负收纳的功能,在经过厂商的重新设计和包装后,还有了全新的定位,集餐桌、画桌、学习桌、玩沙桌、旅行箱等功能于一身,逐渐成为儿童家庭的新宠儿。获悉,来自澄海的积木品牌万高,主营积木桌、大小颗粒积木等产品。2018年,万高开始进军积木桌品类。凭借行业最顶尖的机器设备、严格的品质管控及大胆的创新,一跃成为积木桌品类标杆,至今长达一年多时间,万高积木桌连续占据天猫玩具月交易额排行榜前3名。2018年,公司首次参加天猫双11便收获500多万的交易额,表现不俗。今年,第二次参加天猫双11的万高更是交出了一张亮眼的答卷,全天品牌交易额名列前茅。其中,万高积木桌更是拿下单品冠军称号,销售额近千万!母婴行业观察统计的天猫双11玩具/童车/益智/积木品牌TOP20榜单显示,万高品牌位列乐高、迪士尼、费雪、好孩子等国际大牌之后,跻身前十,也是前十榜单中唯一的澄海玩具品牌。此外,万高今年开始布局另一重要电商平台京东,双11期间总交易额也达到210万。万高品牌负责人告诉,目前线上渠道销售占公司约70%,线下约占30%的份额。未来,公司将全面布局线下市场,加大生产和推广力度,促进万高积木市场占有率。万高战甲飞车系列积木文/编辑:李实耀参考:《中外玩具制造》;母婴行业观察

这只小黄鸭陪伴林亮走过70年。林亮获颁铜紫荆星章。既是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抛弃区分求共对香港歌王罗文演唱的《狮子山下》,是林亮最喜欢的歌曲之一。歌中的狮子山精神,也是林亮每每受挫沮丧时,得以继续奋斗向前的精神动力。11月9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主持了2019年度勋衔颁授典礼,向出席的329位受勋人士颁授勋衔及奖状。佛山南海乡贤、小黄鸭之父林亮获颁授铜紫荆星章。长期往来于内地、香港的林亮,决意要继续担当两地间沟通桥梁。狮子山精神鼓舞了一代代香港人从无到有、奋斗拼搏。我希望用我自己的故事,鼓励更多年轻人了解内地、了解祖国。未来更应该握手抱团,共同用狮子山精神参与到祖国建设中。林亮说。从卖咸煎饼到香港玩具大王林亮,原名林亮添,祖籍佛山南海。因为嫌弃最后一个字啰嗦、且笔画较多,他索性只用前面两字作名这与他给人干练的形象很相符。1924年林亮生于香港,今年95岁的他,从1949年在广州创办利民塑料胶木制品工厂至今已有70年。外界称他为小黄鸭之父或香港玩具教父,以致敬他对玩具行业的贡献。日前,林亮获颁铜紫荆星章。据悉,自1998年起,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定期以铜紫荆星章,颁授予长期服务社会并有杰出表现的人士,以资表扬。这一块铜紫荆星章,我会将它当成是一种鼓励。鼓励我继续努力,继续发挥余热,为社会做更多的事。林亮说。林氏办公楼内,辟了一个专区,用来展示公司的主要产品。林亮偶尔逡巡其中,细细打量玩具的涂装、外形;每一款玩具,都浓缩着他的心血。但他最难忘的,还是在家乡佛山南海卖出的一个个咸煎饼。林亮的父亲,曾是一名厨师,彼时月薪为30港元。林亮回忆,家中一切起居饮食,全靠父亲一人支撑。全家住在父亲员工宿舍,省去一大笔开销。林亮读小学时,父亲一天会给他3分零用钱。他用1分钱买面包,其余的存起来,买课本和纸笔。父亲偶尔会给他带一包白糖,将白糖撒在面包上,就是最奢侈的甜品了。1941年,日本侵占香港,父亲遇害离世。林亮人生转折自此开始。当时,林亮刚考入华仁书院,他曾以为自己能一直读下去,直至毕业分担父亲重担。当时天色已晚,我们全家都在等父亲回家吃饭。始终不见父亲回家,于是我就出门去找。林亮一路寻找,却在一个十字路口发现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旁边就站着一个端着刺刀的日本士兵,林亮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晚母亲一直在哭泣。没人能想得到,这种事居然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林亮回忆说。林父一死,林家不能继续住在宿舍。1942年2月,母亲带着林亮和妹妹,返回了佛山南海,一呆就是3年半。农忙时,林亮跟着母亲下田耕作,将收成挑至附近的村中摆卖;农闲时,母亲就会煲好凉茶,让林亮挑到茶亭中兜售。即便是省吃俭用,一家人靠几元钱的收入,也只能堪堪果腹。为了增收,林亮想尽了办法。比如到了冬天收割芥菜的时候,我就把人家不要的芥菜根捡回来,水煮沥干,再用糖醋腌好,又能拿到市场上去卖。每隔10天我就去广州一趟,用自己省下来的钱买一些花生糖、咸煎饼,在我卖凉茶的时候一起摆卖。喝茶的客人看到,就会顺手买一个咸煎饼吃。这也是个增收的方法。林亮回忆道。1945年,林亮返港谋生。成为香港玩具大王以后,他经常会接到邀请,到学校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在那个年代,我多卖一个咸煎饼,家里生活就会好过一点。这也是我刻苦、勤力的动力,此后影响我多年。林亮说,每每回忆起那段日子,我都会觉得,那么苦都熬过来了,再也没什么事能难住我了。报摊中诞生的小黄鸭带着家里东拼西凑的100元,只身一人返回香港。林亮回忆起当时的决定,笑称全凭一股不认命的热血。无一技之长,林亮辗转在农田、棺材铺、银行等工作过,最后他在中环的一个报摊工作,月薪仅有60港元。当时很多人都笑我,说工资又低,工作又不体面,但我看中的是我能向老板借书、有时间学习。这么多年我从未停止过继续读书学习的梦想,这正是我想要的。林亮说。1946年,香港中区德辅道中,大华行楼下的新星书报摊,成为了当时22岁的林亮的梦起之地。林亮再一次展现出生意头脑,在他建议下,畅销杂志高价售卖、一般杂志就便宜些卖,只求尽快出手。这样报摊老板多赚了些钱。我问老板,能不能让我每天带些杂志回家看?保证第二天原封不动拿回来。林亮回忆,报摊老板当即答应。自此,林亮经常草草吃过晚饭,就回到出租屋看书。直至每晚9点房东断电熄灯,他就到屋外月光下继续看书。1946年的香港有两种商品最为热销,一是原材料主要为聚苯乙烯制成的男装透明腰带,一是原子笔。在当时的香港,这两款商品某种程度上也是身份的象征。尤其是前者,因其特别的外形,又有玻璃裤带之称。玻璃裤带价格不菲,市售240港元一条。彼时香港猪肉100斤也不过245港元,按林亮当时的收入,要4个月不吃不喝才买得起一条玻璃裤带。不论是玻璃裤带还是原子笔,其主要材料都离不开塑料。plastic,林亮立刻将其与自己在杂志上看过的这个词联系在一起。彼时的塑料制品仍为舶来品,尚未在日常生活中大范围推广。林亮仔细观察后断定,以后塑料制品大有市场。通过广泛阅读,林亮掌握了与塑料相关的知识,他辞去了报摊工作,顺利入职了一家化工原料公司。在林亮建议下,公司老板投资建设起永新塑胶厂,大规模使用塑料生产尺子、梳子以及相框等日用品,并逐渐扩张至招牌、灯箱这段经历,让林亮更加坚定了开发塑料制品的决心。1949年初,林亮看好内地发展前景,毅然在广州创办利民塑胶胶木制品工厂。工厂建成以后,林亮一度为进入内地市场的产品发愁。当时我就在商场里到处逛逛,找灵感。林亮回忆,我发现,商场里摆放着的玩具,基本是日本生产的。林亮联想起曾经跟母亲的一段对话。我问妈妈为什么市场上那么多日本玩具?妈妈说日本人把玩具卖给中国人,再用赚来的钱去制造飞机大炮侵略我们。当时我就说,我以后一定要做中国人自己的玩具!林亮翻出深埋的记忆,决定要用塑料制作玩具。利民塑胶胶木制品工厂的第一款产品,是以鸭子为原型、一大三小串联在一起。林亮称,一拖三事实上代表着家庭和团聚,这是为了给那些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人们予以慰藉。投入市场的小黄鸭颇受欢迎。当时我也没想到,小黄鸭居然能卖得这么好。林亮笑道。把小黄鸭打造成为国民玩具至今,小黄鸭在中国内地已经有70年历史。2014年,林亮对小黄鸭重新设计并命名为LT
Duck,并跨界开发出了不同类别的产品线。林亮的目标,是将小黄鸭打造成为一款如变形金刚之于美国一样的国民IP玩具。别人提到变形金刚就知道美国;我想继续推广小黄鸭,让大家看到小黄鸭,就知道这是中国人的玩具。在香港九龙塘和新界沙田的大围之间,香港人的精神高地狮子山,就坐落在此处。出身清贫的林亮,对狮子山精神十分有共鸣。狮子山精神代表着香港精神,代表着刻苦、进取、拼搏等香港人身上的优良品德。林亮说,我自小生活艰苦,深谙唯有靠自己才能闯出一片天,唯有靠努力才能过上幸福生活的道理。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