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就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管理这家娱乐工厂的,主要原因在于这家玩具生产商的各个产品细分部门均录得销售增长

美泰在周二发布第三季度财报,当季盈利增长22%,主要原因在于这家玩具生产商的各个产品细分部门均录得销售增长,同时利润率有所提高。

迪士尼公司的CEO鲍伯·艾格管理着一些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名称,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不仅仅是米老鼠和明妮,还包括ESPN、ABC、Marvel和皮克斯。下面就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管理这家娱乐工厂的。

10月11日,国内动漫上市企业奥飞动漫(002292.SZ)宣布与美国孩之宝公司正式签署投资合作意向书,共同投资成立合资公司,注册资金为600万美元,双方各占50%股权。双方约定称,合资公司成立后双方将继续投资,最终总投资额为1500万美元。

美泰首席执行官布莱恩
斯托克顿此前曾指出,该公司正通过芭比和风火轮等重要品牌打造强劲的势头。该公司还推出了非常火热的Monster
High
doll产品系列,这是该公司自主开发的品牌,已经发展至第二受欢迎的时装玩偶,仅次于芭比。

图片提供:Gregg Segal

孩之宝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产品线涉及玩具、游戏,电视节目、动画片等方面,旗下囊括了变形金刚、淘气宝贝、菲比精灵、儿乐宝、小马宝莉、地产大亨等多个知名品牌。此外还有孩之宝影视工作室,以及与Discovery探索频道在美国的合资平台Hub电视频道,年营业额超过40亿美元。

本周早些时候,高盛下调了对美泰的业绩预期,并将竞争对手孩之宝的评级从“中性”下调至“卖出”,称美国人均玩具支出“加速”减少,并表示对玩具板块保持谨慎。

登上迪士尼公司的新游艇“幻想曲号”,准备在“动感餐厅”用晚餐。点菜前,侍者给我和其他顾客递上了标记笔,请我们在餐具垫上画幅画。我信手画了一个火柴棍儿般的小女孩,人物比例极不协调。侍者收走了我们的画作。

此次合作的一个背景是,目前,奥飞动漫的海外市场主要集中在中东、东南亚、俄罗斯等国家,在世界其他地方尚未染指。而孩之宝在中国市场的分销网络仅局限于一线城市,尚未能触及二三线市场。

在周二,斯托克顿表示,美泰的第三季度表现“代表了另一个打造强劲势头的季度,公司在市场上不断增加份额,并且各个市场品牌及国家均收获强劲的销售。”但是,他表示:“这就是说,随着假日即将到来,我们仍然专注于执行我们的业务并推动零售销售在假日季的增长。”

大约一小时后,我们吃罢主菜,灯光逐渐变暗,餐厅墙壁上悬挂的屏幕开始放映动画片。当用餐的客人发现,他们的画作被剪接在一起制作成动画片时,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我那幅幼稚的图画与其他人画的人物手拉手,伴随着经典的背景音乐在冰面上起舞。坐在我周围的孩子们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屏幕上,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我也不例外。

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告诉记者,孩之宝在欧美的营销能力,品牌包装能力以及渠道能力都是第一流的。与孩之宝合作标志着奥飞开始真正启动国际化。

根据财报,美泰在第三季度录得利润3.659亿美元,约合1.04美元每股,去年同期为3.008亿美元,约合86美分每股。

这种漫不经心的精湛艺术技巧正是迪士尼巅峰时期的标志。类似的情形在这艘价值10亿美元的游艇上比比皆是,而这艘游艇堪称迪士尼资产的诺亚方舟。我在游艇上一个与百老汇规模相仿的剧院里观看了根据迪士尼公司的电影《阿拉丁》改编的舞台剧,在体育酒吧我一边喝着Guinness啤酒,一边观看ESPN转播的“三月疯狂”篮球锦标赛。我在高档的法式餐厅Remy品尝“品味菜单”,这家餐厅的设计与迪士尼和皮克斯合拍的电影《料理鼠王》中的餐厅一模一样。在甲板上我还大饱眼福,观看了一场以《加勒比海盗》为主题的焰火表演。我还坐船驶入Castaway
Cay的湛蓝水域,严格来讲,这个归迪士尼公司所有的岛屿受巴哈马管辖,但它其实是由互为补充,甚至有时还会相互竞争的品牌和商业模式组成的松散联邦的一部分,这个联邦的管理者就是迪士尼公司董事长兼CEO罗伯特·艾格。

孩之宝首席营运官David
Hargreaves则向本报表示:“孩之宝是欧美市场上的领先企业,在14个国家的市场上构筑起了分销网络,所以通过我们来实现国际市场扩张肯定比奥飞动漫依靠自身的资源和力量能够更加有效。”

净销售为20.8亿美元,增长4%,其中包括3%的汇率不利变动。

这艘“幻想曲号”游艇的许多细节正是在艾格召集的管理层周一例行午餐会上制定的。这个每周一次的圆桌会议是艾格管理这家联合企业的核心,会议地点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伯班克,出席会议的是迪士尼公司各个业务部门的负责人。2011财年,迪士尼公司的营业额为409亿美元,庞大的规模让公司变得错综复杂,几位前任CEO专制的管理方式已经不再适用公司,目前公司包括4大部门、多个商业模式,以及5个关键品牌[即迪士尼、ESPN、美国广播公司、Marvel和皮克斯]。有鉴于此,61岁的艾格多数时候是在悉心聆听,而不是高谈阔论。“我听鲍伯说过不只一次,‘如果我不放心某个人完成工作,我就会另请高明。’”迪士尼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杰伊·拉苏罗说。“因此,我们所有人都有权管理这些领域的主要业务。我觉得,鲍伯秉承的是州联邦的治理理念。”

“与此同时,在目前的中国玩具市场上,像孩之宝、乐高、迪士尼这样的外国品牌占据了高端市场,但是高端市场只占整个玩具市场20%左右的份额,而更多的份额在中国玩具厂手中。相比孩之宝局限于一线城市的销售网络,奥飞动漫在中国有两三万个营销终端,所以孩之宝正在考虑要将一些价格较低的产品通过合作方非常成熟的销售渠道来进行深度营销。”
David Hargreaves说。

根据汤森路透的调查,分析师预期该公司的盈利为99美分,营收为20.7亿美元。

这个办法有时也会失灵。迪士尼的互动部门尚处于亏损状态。电影部门接连遭受重创,最近上映的《异星战场》以惨淡票房收场,电影公司负责人理查德·罗斯也丢掉了饭碗。但是自从在2005年艾格经过一场激烈的管理权斗争,从前任迈克尔·埃斯纳手中接过权杖后,他带领深陷泥沼的迪士尼公司重新走上了正轨。经济衰退期间,竞争对手纷纷削减开支,艾格却大幅提高资本支出。他通过收购推动公司利润在2011财年升至48.5亿美元,几乎翻了一番。在艾格任职期间,迪士尼的股价上涨了80%。“鲍伯非常有效率。”与艾格有数十年交情的沃伦·巴菲特说。“他总是非常冷静、理智,而且通情达理,所以他善于借助其他人来完成工作。他在管理中不需要铁腕政策。”

据蔡东青透露,合资公司将在2014年开始正式投产,双方都将为其注入一个玩具品牌进行合作运营。在奥飞动漫方面,将会注入旗下最核心的玩具品牌“火力少年王”悠悠球,该玩具自2005年诞生至今,累计市场销售额已达到30亿元,为国内单品之最。

毛利润率为53.7%,高于去年同期的47.8%,尽管当季广告和推广费用增长6.8%,其他销售及行政费用增长16%。

“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艾格说,“我就是迪士尼的品牌经理。”用已故好友史蒂夫·乔布斯的话说,他把工作视为构建“品牌储备”,而不是“提取品牌”。但是,仅仅找到合适的经理并且给予他们自主权是不够的,你还得清楚什么时候要深入下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迪士尼的业务是热门节目、应用程序,或者玩具,如果正确开发,就可以在整个公司传播扩散,成为炙手可热的事物,也就是“特许经营权”。举4个例子吧,轰动一时的系列电影《加勒比海盗》开始只打算拍一部;《歌舞青春》和《飞哥与小佛》最初都是在迪士尼频道播放的有线电视节目;“梦幻仙子”的想法来自迪士尼公司旗下的小型出版集团。

而目前,孩之宝方面是否会注入核心品牌“变形金刚”,尚未有定论。Hargreaves称,孩之宝旗下有1500多个品牌,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如此广泛的品牌组合中,寻找出一个具有全球性意义的,和奥飞动漫一起携手培育。

美泰的女孩和男孩玩具业务销售增长2.8%至13.7亿美元。芭比的销售总额下滑4%,风火轮的销售同比持平。同时,Fisher-Price的销售总额增长5.5%至7.904亿美元,American
Girl销售总额增长16%至1.02亿美元。

在延伸迪士尼品牌和清楚掌握何时放任自流之间做抉择是一个有如走钢丝般的技巧性极强的挑战,此人的日常工作决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就是拍电影、旅行、与运动员聊天那么简单。接下来,我们的独家专访将告诉你艾格如何管理一家世界上最著名的企业。

“目前,孩之宝在中国市场遇到两大挑战,第一是价格,我们的玩具是按照西方标准生产出来的,成本相对更高,通过合作我们要向奥飞动漫学习如何降低成本,生产出适合中国价位的产品。第二是在渠道,在美国,孩之宝75%的产品是通过几个大的零售商比如沃尔玛来卖到终端消费者,但在中国,零售商的重要程度比美国低的多,更多的是一个个单店,所以要通过经销模式分销到不同终端那里,新销售方式也是孩之宝需要向奥飞动漫学习之处。”
Hargreaves表示。

美泰表示,该公司北美销售总额增长6%,而国际销售总额增长2%,其中包括9%的汇率不利影响。

艾格开玩笑说,如果要写一本关于他的职业生涯的书,他会给它起名《我被收买了》,这里暗指的就是他艰难捱过的两次收购[大都会公司收购ABC,以及迪士尼收购大都会]。但是,如果说有什么工作可以具体说明他在迪士尼的7年CEO生涯的话,那就是他的收购交易,尤其是收购了标志性的品牌皮克斯和Marvel。

根据双方的约定,未来合资公司的总部将会设在广州,日常运营将由奥飞动漫主导,其董事会席位将有6名,双方各占一半成员。合资公司总经理和财务总监将由奥飞动漫提名,其它运营高管将由孩之宝提名。

美泰的股价在周一收盘报35.42美元,在财报公布后的盘前交易中没有大的变化。该股在过去12个月累计上涨29%。

当艾格出任最高领导职务时,舆论的反应并不热烈。诚然,他在管理ABC期间一直是明星人物,他于1974年加入ABC,在纽约担任初级工作室监制,后来在体育和娱乐部门不断升迁。1985年,ABC被大都会公司收购,在新公司工作期间,艾格因为恪守职业道德和坦率公正的风格而闻名,他也因此被公认为是CEO汤姆·墨菲的接班人。随后,正如墨菲所言,1996年“在他的领导下我们把公司卖给了”迪士尼。
2 3

选择中国大陆是个艰难的决定。迪士尼的香港游乐园自2005年开业以来已经亏损多年,如今才将要实现盈亏平衡。但是与其他西方公司相比,迪士尼有个优势。在2010年的一次中国行期间,我访问了两个家庭,一个住在上海的高层公寓内,另一个是靠近蒙古边境的一户农民家庭。这两个地区有一个共同点:家里的墙壁上都挂着米老鼠的图案。

利用迪士尼频道打开以前封闭的市场是艾格全球扩张战略中的一个庞大组成部分。17年来,它已经扩大到167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也包括刚刚打开的俄罗斯市场。但是受外国人所有权的限制,迪士尼不得不在中国利用其他手段,如与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培训本地的动画人才。2008年推出的迪士尼英语是另一个创意,这个为孩子建立的英语语言学校目前已经在中国开设了33所分校。这些高科技中心里配备了动画白板,并且采用许多友好的迪士尼歌曲和音乐。这个点子很聪明,而且很隐蔽:让孩子通过迪士尼的人物来学习英语。

但是中国仍然极富挑战,甚至有可能是充满风险。4月,艾格访问中国,会见上海市市委书记俞正声和上海市市长韩正,艾格送给俞正声一个镀金的灰姑娘城堡模型。艾格还在中国时,路透社就发表文章称,迪士尼和其他电影公司收到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信函,询问在中国的“可能不适当的付款”问题。对此,迪士尼公司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去年10月,艾格宣布他将于2015年3月辞去CEO的职务,但是继续留任董事长,直到2016年。这个消息让许多迪士尼公司的观察家大吃一惊。为什么要提前这么久做出这个决定?它会像通用电气那样,在公司内部引发权力争夺战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沃伦·巴菲特说:“我觉得,鲍伯·艾格唯一的失误是确定了他辞职的日期。如果我是老板,就不会让鲍伯退休。”

艾格承认这个时机的选择有些奇怪,但是他说他不想接受董事会提出的长期合同。“人生中有机会管理这样一家公司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他对我说,“我将永远感激它。但是它也让我付出了一切。”

在迪士尼这样错综复杂的公司里,根本没有时间停工休息,艾格永远都站在前台。我观察着正准备上节目的艾格,一位负责沟通事务的高管在帮他整理衣领;他的贴身助理妮克·史密斯给他递过电话、夹克,以及他的大部分工作行程;车门会神奇地开启,宴会等待他入席,私人飞机出现在面前;在任何一个角落都会藏着迪士尼的影迷、初级经理,或者刚成名的、希望讨得观众欢心的电视明星。当我问他时刻处于公众的目光之下是什么感觉时,他一脸苦笑。“我从来都不适应这样的角色。”他坦承道。

艾格保证,无论何时需要他,他都会及时出现,此举提高了办事水平。“平易近人是个保守的说法。”ESPN执行董事长乔治·博登海默说。“他一年365天随时都在待命。”艾格说,他只能在凌晨4点半锻炼身体的时候独处一会儿。有时他会在黑暗中锻炼,陪伴他的只有他的音乐[他是披头士乐队的超级歌迷]。

抛开工作压力,考虑到他在替换埃斯纳时所经历的混乱局面,我们就不难理解艾格为什么希望权力平稳过渡了。他说目前还未做出任何决定。但是艾格在2009年11月安排当时的主题公园和度假区负责人拉苏罗与财务总监斯泰格斯调换工作。这是一次高层人事震动,它有可能引发灾难性的后果,但是从目前来看,进展似乎还比较顺利,有人认为斯泰格斯表现更好,这个能言善辩、说话略带讽刺口吻的明尼苏达人因为所有开支都产生了效应,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风度略逊一筹的拉苏罗负责取悦华尔街,但是宣布增加分红可不像把游艇命名为“玛丽亚·凯利号”那样让人着迷。高盛公司的博斯特说:“如果你问分析师,他们十有八九回答说,输的是汤姆·斯泰格斯。”

还有一个问题:艾格在业余时间做什么?他不是那种在海滩上休闲放松的人,而且他有针对性地告诉我,他不打高尔夫球。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当
ABC
News制作一段记录艾格参加“9·11”纪念筹款晚宴的视频时,选择了艾格头戴安全帽与工人握手的画面,黛安·索耶尔称他是“真正的纽约人”,政治观察人士纷纷发表评论。艾格会考虑竞选公职吗?

去年被任命为苹果公司董事的艾格说:“我还没有对离开迪士尼之后的生活做出任何决定。”但是一些与他关系密切的人说,他正在考虑从政的事宜。有些人猜测,他可能在家乡纽约市参加2013年的市长竞选,以接替麦克·布隆伯格,也可能以候选人身份在2014年角逐加州州长职位。目前的一大疑问是,他的妻子,电视台记者韦罗·贝怎么想。

与此同时,艾格没有表露出丝毫想要放慢脚步的迹象。4月的一个清晨,当太阳升起时,他娴熟地完成了一次跨品牌的“四箭齐发”——在动物王国主题公园接受ABC《早安,美国》节目的电视采访,谈论迪士尼公司的自然电影《黑猩猩》以及迪士尼的一项企业公民活动。不管怎样,他让一切都看上去挺轻松。或许这正是迪士尼魔法的又一个例证。

译者:萧艾

1 2

当埃斯纳长期保持的成功记录慢慢停顿下来时,艾格一直在迪士尼公司工作。艾格先管理ABC,2000年又升任迪士尼公司总裁,尽管有人称埃斯纳曾向董事会表示,艾格不胜任最高领导职务。在任命艾格为CEO之前,迪士尼公司董事会也曾考察过公司以外的人选。

董事会对艾格的印象突然发生变化是在他拿着收购皮克斯的计划首次参加董事会会议的时候,皮克斯窃取了迪士尼动画事业的衣钵。皮克斯的创始人是在迪士尼公司工作过的漫画家约翰·拉塞特、埃德·卡特穆尔和史蒂夫·乔布斯,皮克斯原本一直与迪士尼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埃斯纳与乔布斯因为性格不合发生龃龉后,双方的合作关系产生裂痕。艾格在被提名为CEO的当天就给乔布斯打去电话,而且两人成为好友。

艾格在董事会会议上出示了一份迪士尼动画20年发展历程研究,在《狮子王》、《小美人鱼》等影片取得成功之后,迪士尼公司的动画片开始走下坡路。“我说,‘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面临3个选择。’”一是保持现状。二是另请高明,管理电影公司。三是收购皮克斯。时任迪士尼公司董事长的小约翰·佩珀说:“那次会议让我永生难忘。艾格说,‘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必须得到它。’”会议室里一片沉寂。艾格继续说道,问题是,它的价格会非常昂贵,而且他也不知道对方是否愿意出售。

事实证明,皮克斯愿意出售,而且价格也的确高得惊人。但是双方讨论的不仅仅是价格。乔布斯和他的联合创始人根本无意接受迪士尼的教化。他们想要得到保证,皮克斯在保留其现有领导层和企业文化的前提下,继续留在北加州。艾格立即表示同意。2006年1月宣布的这笔交易彻底改变了迪士尼公司:迪士尼方式不再是唯一的方式。

6年后,艾格似乎信守了承诺,让皮克斯保持原貌。无论是形象还是本质,皮克斯都是一家硅谷公司。你不仅能带着宠物、孩子来上班,而且还能在创意人员建在办公室里的时髦的酒吧里小酌。这里充满了皮克斯的怀旧氛围——拉塞特的办公室里摆满了玩具,巴斯光年会在大门口迎接你——但是你很难从中联想到这里是迪士尼帝国的一部分。“对无需你的帮助而繁荣发展的文化实行文化帝国主义或文化独裁是错误的。”艾格说。交易完成后,艾格任命拉塞特和卡特穆尔管理皮克斯公司,以及迪士尼的动画电影公司。“有趣的是,”拉塞特说,“他确实说过,多数时候当大公司收购小公司后,会插手进来并且对之施加影响。但实际上他却希望出现相反的情况。”

3年半后,艾格展开了他的第二次大收购,出资43亿美元买下Marvel
Entertainment公司。这家公司是众多著名人物的诞生地,如钢铁侠和美国队长,Marvel帮助迪士尼接触到更多男孩,并且扩充了日益萎缩的真人剧场版电影的内容供应。它还为迪士尼价值30亿美元的消费者产品机器提供了一系列新形象。

与皮克斯公司一样,Marvel一直保留着大部分自治权。公司老板艾克·珀尔马特是个神秘人物,他从不接受采访,而且也是迪士尼公司高管中唯一没有答应本文采访要求的人。迄今为止,Marvel与迪士尼联合摄制的电影《复仇者联盟》上映第一个周末的票房为1.78亿美元,就此来看,这笔交易似乎开始取得回报了。

但是,艾格放任自流的做法也有其局限性。3月19日,也就是我采访迪士尼电影公司的那一天,对真人动画部门,或者说对其董事长理查德·罗斯来说并不是个好日子。我刚在罗斯布局轻快的办公室里坐定,便有消息传来,公司拍摄的电影《异星战场》将有2亿美元的账面减值,这部影片也是电影史上最大的败笔之一。罗斯勇敢地回答了问题,但是他的表情看上去更像是在接受牙根管填充手术。“鲍伯希望我们坚持到底,从中汲取教训,以便将来做得更好。”他说。

艾格在2010年12月决定重用罗斯,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充满争议。艾格解雇了长期领导电影公司的迪克·库克,为罗斯的上任扫清了道路,作为迪士尼频道的超级巨星,罗斯制作了《孟汉娜》以及另外两部热门青春剧。罗斯充分体现了艾格的一个核心信念——真正有才华的高管完全可以胜任另外一份工作。但电影公司——它的营业额仅占迪士尼公司2011财年营业总额的16%,经营利润占7%——向来是内行人的领地,罗斯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异星战场》的惨败要在接下来的几周里逐步显现,我问艾格这对罗斯和他的公司意味着什么。他并没有推卸责任,而是说这次失败是所有人造成的。“我的领导责任就是,”艾格回应了罗斯的说法,“我们一定要……接受现实,很显然这个现实让人大失所望,我们输得很惨,但我们必须继续前进。”

但是罗斯在4月20日被淘汰出局了,在以幸灾乐祸为乐事的圈子里,这次事件让公司颜面扫地。艾格坚称,罗斯的离开“与《异星战场》没有丝毫关系”,他只是不适合而已,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变得越来越清晰。“如果你认为这个人从长期来看不合适,你就得另请高明。”艾格说。“对此我承担全部责任。是我决定让他担任这个职务的。”

竞争对手梦工厂动画电影公司的CEO杰弗里·卡岑伯格是艾格的好友,他说:“鲍伯是真正值得崇拜和敬重的人,而且拥有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但是抛开这一切,你看到的其实是一位异常决绝的高管,如果这是杀手的本能的话,那他肯定完全具备。”

《异星战场》这样的惨败所引发的混乱局面在今天的迪士尼公司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这笔账面减记将影响到第二季度的盈利,但是对全年利润的影响却微乎其微。在迪士尼公司真正起到举足轻重作用的是ESPN,这是迪士尼在收购大都会公司的交易中得到的体育电视网。目前,ESPN是利润贡献率最大的部门,高盛公司的分析师德鲁·博斯特估计,其经营收益占迪士尼公司经营收益总额的45%。

如果你在玩儿童游戏“哪些东西不属于这里?”的话,答案就是ESPN。迪士尼公司的其他品牌大都属于有剧本娱乐,而ESPN只播体育节目,而且大部分为现场直播。它是属于男性的品牌,而迪士尼的大部分品牌倾向于女性;它远离加州,位于康涅狄格州布里斯托尔;它最强势的元素是橄榄球,如今这个体育项目名声大噪并不是因为它能让梦想成真,而是将球员打到了不省人事。在ESPN总部采访期间,我清楚地感受到,ESPN的成功有99%来自员工狂热的忠实度。我没有看到任何座椅上有老鼠耳朵的造型;也没有一个人穿戴迪士尼的装备。

ESPN实力强大,以致艾格在2006年彻底关闭了ABC
Sports部门。WatchESPN是一项让观众在任何移动设备上都能收看体育直播节目的技术,如今,迪士尼公司的其他部门全都采用了这个技术。

但是,身为超级体育迷的艾格[他是绿湾包装工队、纽约尼克斯队和洛杉矶快船队的忠实球迷]全身心地投入了与美国国家橄榄球大联盟以及主要高校的体育联合会的合同谈判中,这份合同是ESPN长盛不衰的主要原因。去年9月,ESPN以150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2021年之前Monday
Night
Football的转播权,这个价格比上一份合同高出了73%。艾格同意大幅提价的原因之一是橄榄球的受欢迎程度还在与日俱增,但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他几乎别无选择。ESPN是唯一一个最有价值的有线电视频道,每户有线电视费大约为4.7美元,而且收视率基本集中在橄榄球赛事上。有些人认为艾格出价过高,尤其是考虑到观众的收视习惯正朝着无线化方向发展,并且在逐步放弃有线电视——行业内把这个噩梦般的情形称为“掐线”。但是唯一比出价过高更糟糕的就是承受失去观众的风险。竞争对手时代华纳公司的CEO杰夫·比克斯说:“他们这样做是对的。迪士尼拥有牢不可破的优势。这是个良性循环。”如今,艾格继续与有线电视公司签署新的、时间更长的协议,以便保持这项优势。它们的影响——以及由此产生的成本——将远远超出艾格的任期。

在位于加州格伦代尔的一幢没有任何标志的建筑里,我坐在滑轮椅上紧跟着艾格,他注视着为上海迪士尼度假区规划的一处重要的景点,仿佛看着绝密文件,耗资45亿美元的上海迪士尼乐园也许最终将成为艾格职业生涯的顶峰。当迪士尼公司负责该项目的“幻想工程师”卢克·梅兰德做讲解时,我们坐在滑轮椅上、穿过了用木头和塑形泡沫搭建的模型,从中可以看到每一处细节。艾格看上去很高兴,不时提出一些建议。

艾格在听取另外一段介绍时,态度不再像刚才那么乐观了,那是游乐园里的一个游戏设备,准备通过故事情节呈现给大家。幻想工程师借用了皮克斯电影里的人物,并且围绕他创造了一个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故事背景。艾格斜靠在座椅里,眉头紧锁,他说他喜欢这个想法,但是看不出历史人物如何会穿越到现在,介绍一套游乐设施。当大家开始点评一个房间大小的公园实体模型时,艾格把注意力集中在诸如照片光线这样的细节上。

从景观美化到灯光布置,艾格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研究每一处细节,从中可以看出,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对他和公司来说是多么重要。“这件事非同小可。”他说。“主题公园可不像电影,如果错过了或者没成功,还可以重头再来。它可是要永远伫立在那里。”上海迪士尼是迪士尼公司与上海申迪有限公司组建的合资公司,其中迪士尼持股43%,它将于2015年年底开业,并且成为迪士尼服务十多亿消费者的门户。
1 3

迪士尼公司的CEO鲍伯·艾格管理着一些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名称,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不仅仅是米老鼠和明妮,还包括ESPN、ABC、Marvel和皮克斯。下面就让我们看看他是如何管理这家娱乐工厂的。

图片提供:Gregg Segal

登上迪士尼公司的新游艇“幻想曲号”,准备在“动感餐厅”用晚餐。点菜前,侍者给我和其他顾客递上了标记笔,请我们在餐具垫上画幅画。我信手画了一个火柴棍儿般的小女孩,人物比例极不协调。侍者收走了我们的画作。

大约一小时后,我们吃罢主菜,灯光逐渐变暗,餐厅墙壁上悬挂的屏幕开始放映动画片。当用餐的客人发现,他们的画作被剪接在一起制作成动画片时,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我那幅幼稚的图画与其他人画的人物手拉手,伴随着经典的背景音乐在冰面上起舞。坐在我周围的孩子们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屏幕上,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我也不例外。

这种漫不经心的精湛艺术技巧正是迪士尼巅峰时期的标志。类似的情形在这艘价值10亿美元的游艇上比比皆是,而这艘游艇堪称迪士尼资产的诺亚方舟。我在游艇上一个与百老汇规模相仿的剧院里观看了根据迪士尼公司的电影《阿拉丁》改编的舞台剧,在体育酒吧我一边喝着Guinness啤酒,一边观看ESPN转播的“三月疯狂”篮球锦标赛。我在高档的法式餐厅Remy品尝“品味菜单”,这家餐厅的设计与迪士尼和皮克斯合拍的电影《料理鼠王》中的餐厅一模一样。在甲板上我还大饱眼福,观看了一场以《加勒比海盗》为主题的焰火表演。我还坐船驶入Castaway
Cay的湛蓝水域,严格来讲,这个归迪士尼公司所有的岛屿受巴哈马管辖,但它其实是由互为补充,甚至有时还会相互竞争的品牌和商业模式组成的松散联邦的一部分,这个联邦的管理者就是迪士尼公司董事长兼CEO罗伯特·艾格。

这艘“幻想曲号”游艇的许多细节正是在艾格召集的管理层周一例行午餐会上制定的。这个每周一次的圆桌会议是艾格管理这家联合企业的核心,会议地点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伯班克,出席会议的是迪士尼公司各个业务部门的负责人。2011财年,迪士尼公司的营业额为409亿美元,庞大的规模让公司变得错综复杂,几位前任CEO专制的管理方式已经不再适用公司,目前公司包括4大部门、多个商业模式,以及5个关键品牌[即迪士尼、ESPN、美国广播公司、Marvel和皮克斯]。有鉴于此,61岁的艾格多数时候是在悉心聆听,而不是高谈阔论。“我听鲍伯说过不只一次,‘如果我不放心某个人完成工作,我就会另请高明。’”迪士尼公司高级副总裁兼财务总监杰伊·拉苏罗说。“因此,我们所有人都有权管理这些领域的主要业务。我觉得,鲍伯秉承的是州联邦的治理理念。”

这个办法有时也会失灵。迪士尼的互动部门尚处于亏损状态。电影部门接连遭受重创,最近上映的《异星战场》以惨淡票房收场,电影公司负责人理查德·罗斯也丢掉了饭碗。但是自从在2005年艾格经过一场激烈的管理权斗争,从前任迈克尔·埃斯纳手中接过权杖后,他带领深陷泥沼的迪士尼公司重新走上了正轨。经济衰退期间,竞争对手纷纷削减开支,艾格却大幅提高资本支出。他通过收购推动公司利润在2011财年升至48.5亿美元,几乎翻了一番。在艾格任职期间,迪士尼的股价上涨了80%。“鲍伯非常有效率。”与艾格有数十年交情的沃伦·巴菲特说。“他总是非常冷静、理智,而且通情达理,所以他善于借助其他人来完成工作。他在管理中不需要铁腕政策。”

“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艾格说,“我就是迪士尼的品牌经理。”用已故好友史蒂夫·乔布斯的话说,他把工作视为构建“品牌储备”,而不是“提取品牌”。但是,仅仅找到合适的经理并且给予他们自主权是不够的,你还得清楚什么时候要深入下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迪士尼的业务是热门节目、应用程序,或者玩具,如果正确开发,就可以在整个公司传播扩散,成为炙手可热的事物,也就是“特许经营权”。举4个例子吧,轰动一时的系列电影《加勒比海盗》开始只打算拍一部;《歌舞青春》和《飞哥与小佛》最初都是在迪士尼频道播放的有线电视节目;“梦幻仙子”的想法来自迪士尼公司旗下的小型出版集团。

在延伸迪士尼品牌和清楚掌握何时放任自流之间做抉择是一个有如走钢丝般的技巧性极强的挑战,此人的日常工作决不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就是拍电影、旅行、与运动员聊天那么简单。接下来,我们的独家专访将告诉你艾格如何管理一家世界上最著名的企业。

艾格开玩笑说,如果要写一本关于他的职业生涯的书,他会给它起名《我被收买了》,这里暗指的就是他艰难捱过的两次收购[大都会公司收购ABC,以及迪士尼收购大都会]。但是,如果说有什么工作可以具体说明他在迪士尼的7年CEO生涯的话,那就是他的收购交易,尤其是收购了标志性的品牌皮克斯和Marvel。

当艾格出任最高领导职务时,舆论的反应并不热烈。诚然,他在管理ABC期间一直是明星人物,他于1974年加入ABC,在纽约担任初级工作室监制,后来在体育和娱乐部门不断升迁。1985年,ABC被大都会公司收购,在新公司工作期间,艾格因为恪守职业道德和坦率公正的风格而闻名,他也因此被公认为是CEO汤姆·墨菲的接班人。随后,正如墨菲所言,1996年“在他的领导下我们把公司卖给了”迪士尼。
2 3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