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飞动漫将取得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版权及商业运营权,星辉车模持有广州谷果51%的股权

全景网10月9日讯星辉车模周三晚间公告称,公司拟以自有资金7333.8万元收购星摩网络、深圳微讯和卓告软件所持广州谷果软件技术有限公司股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星辉车模持有广州谷果51%的股权,原股东持有广州谷果49%的股权。
广州谷果以移动广告平台运营为主营业务,2012年实现净利润324.17万元,今年前8个月实现净利润627.89万元。
为保证星辉车模的投资收益,广州谷果原股东承诺广州谷果2013年度-2016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20万元、1905万元、2280万元、2640万元。如实际净利润低于承诺的净利润数时,则按约定补偿。
在不存在广州谷果实际净利润低于交易协议约定承诺净利润的情形下,广州谷果原股东有权在2015年要求星辉车模按广州谷果经审计的2014年度净利润数的9倍价格收购其剩余合计所持广州谷果49%的股权。
各方同意按照2013年度承诺净利润数1320万元的10.89倍市盈率对标的股权进行整体估值,经协商,各方同意广州谷果100%股权的估值为14380万元,本次交易对价较广州谷果2013年8月底净资产溢价12.39倍。
星辉车模表示,由于广州谷果未来盈利能力较好,上述收购会对上市公司未来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公司将继续借助上市公司平台优势实现玩具+游戏互动娱乐产业链的构建和发展。

奥飞收购了一个过气的资产喜羊羊,但从市盈率来看,奥飞收购两家公司PE高达37倍,远高于影视同行的溢价率
理财周报重大课题研究组 戴建敏/撰述
9月18日,停牌两个月的奥飞动漫公告以5.4元的价格收购两家公司,取得喜羊羊和灰太狼独家运营权。
喜羊羊的品牌价值自不必言喻,近年来,一直是国内最成功的动漫形象,其形象授权也涉足到玩具、食品、服饰、游戏、文具等多个产业。但意马国际并未从中受益,最终甚至不惜折价出售,这让喜羊羊的价值打了一个折扣。另外,版权保护及整合问题也是奥飞动漫急需解决的问题。
奥飞动漫同时回应,喜羊羊的收购与停牌所述的重组无联系,公司目前仍未开盘。喜羊羊的收购及其未曾揭露的重组让市场对奥飞动漫充满期待。
喜羊羊定价争议
对于奥飞动漫此次取得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版权及商业运营权,市场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9月18日,奥飞动漫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宣称将6.342港元收购意马国际旗下资讯港公司及广东原创动力公司。完成后,奥飞动漫将取得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版权及商业运营权。
资料显示,资讯港为意马国际全资子公司,旗下包括动漫火车香港、Toon
Express和广州新原动力三家公司,目前拥有喜羊羊与灰太狼等系列品牌商品化的独家运营权利。原创动力主要从事动漫影音节目的开发、制作和发行,为喜羊羊与灰太狼制作团队。
在此之前,奥飞动漫就对喜羊羊与灰太狼青睐已久。去年7月23日,奥飞动漫公告收购广东明星创意动画有限公司70%股权。该公司为喜洋洋之父黄伟明从原创动力出走后于2009年创办。
据奥飞动漫23日发布的评估报告,截至2013年6月30日,资讯港总资产账面值8947.18万元,净资产为4444.08万元,采用收益法评估后,资讯港全部权益投资价值为5.24亿元。原创动力总资产账面价值为8999.09万元,净资产为3815.71万元,采用资产基础法评估后,原创动力评估值为3445.08万元。
对于奥飞动漫此次收购定价,市场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有市场人士指出,目前喜羊羊品牌在内容上缺少创新,相关电影的票房已经出现下滑,奥飞动漫花大价钱收购了一个过气的资产。另外,从市盈率来看,奥飞收购两家公司的PE高达37倍,远高于影视同行的溢价率。
奥飞动漫在公告中解释,投资的目的更看重是被评估单位未来的经营状况和获利能力,而非单纯评价企业的各项资产要素。资讯港其固定资产主要是电子类办公设备,账面值不高,而企业除有形资源之外,还包括软件著作权、研发能力、人才团队、客户群体等重要无形资源。
奥飞动漫董秘郑克东也表示,喜羊羊是个公众品牌,知名度比较高,受众广。而品牌的培育需要很长时间,从一个普通品牌到知名品牌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喜羊羊成为中国第一不容易,接下来出现一些新的品牌也需要时间。
国信证券陈财茂则称,在获得喜羊羊品牌后,公司可以全产业链价值开发,包括电影、衍生品、主题公园等,另外可以向互联网、舞台剧、游戏等领域实施战略布局,还可借其国际影响力,推动原创动漫品牌国际化进程,创造中国的米老鼠奇迹,所以5.38亿元收购并不贵。
意马国际无奈折价转让
意马国际在内地拓展授权业务时并没有取得较大的成绩,这与其主业资本运作有一定差异,所以没有达到预期收益
据奥飞动漫23日发布的审计报告,资讯港和原创动力2012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089.15万元和8842.80万元,然而两者净利润则分别只有
72.74万元和464.76万元。今年上半年资讯港实现营业收入2656.28万元,净利润
72.74万元,而原创动力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062.95万元和171.00万元。两者的盈利能力并不突出,且存在下滑的风险。
另外,原创动力连续三年营业利润均为负值,净利润主要靠补贴收入和营业外收入实现盈利,这也导致了原创动力评估值低于账面净值。
值得注意的是,意马国际持有的喜羊羊品牌也是通过收购而来。2011年2月,意马国际收购原创动力持有的《喜羊羊与灰太狼》衍生品版权管理方动漫火车香港,收购费用为8.14亿~10.47亿港元。收购完成后,意马国际全资子公司资讯港拥有喜羊羊与灰太狼等系列品牌商品化的独家运营权。该笔交易是以3.3亿港元现金加发行13.8亿股新股进行的。
然而,在取得喜羊羊品牌独家运营权后,意马国际的业绩并未有明显的增长。据该公司2013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意马国际营业额为5923万港币,亏损额则由去年同期的5280万港币扩至1.94亿港币。
如今,意马国际选择转让喜羊羊品牌,并且是以低于2年前收购价的方式出售。
在接手喜羊羊后,意马国际在内地拓展授权业务时并没有取得较大的成绩,这与其主业资本运作有一定差异,所以业务拓展出现了问题,没有达到预期收益。一位传媒行业分析师介绍,这也许是意马国际放弃喜羊羊的原因。
资产整合难度大
另外,喜羊羊创作团队广东原创动力的整合也是奥飞动漫必须解决的问题
意马国际在品牌运营上的问题是否会出现在奥飞动漫身上。上述分析师称,奥飞动漫本身便是文化产业行业公司,在品牌运营上有一定的经验,应该不会出现意马国际的问题。
奥飞动漫公告中也提到,公司具备优秀的动漫形象运营能力及产业渠道,本次收购将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并实现喜羊羊与灰太郎品牌的商业价值。
同时,奥飞动漫还计划加强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品牌的国际影响力,加快奥飞动漫的国际化进程,并扩大民族动漫产业的国际影响力。
不过,还有影视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市场大量存在侵占商标使用权的现象。
喜羊羊品牌及其相关衍生品的授权业务要想取得较大规模增长,品牌保护必须要首先做好。
另外,喜羊羊创作团队原创动力的整合也是奥飞动漫必须解决的问题。
原创动力虽制作出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优秀作品,但公司近三年营业利润均为负值。
文化创作团队普遍存在成本高、产出慢特点,所以奥飞动漫还需投入大量的创作成本,并且给原创动力足够的创作空间。上述传媒行业分析师介绍。

新华网新加坡频道10月8日电尽管许多西方人有一种误解认为中国人不善于创新,比如他们总在批评中国有许多山寨产品,但是我的理解是复制只是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短暂阶段。2013年10月2日乐高集团在新加坡举办2013新产品推介会,乐高集团首席执行官Jorgen
vip
Knudstorp在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评价中国其实是一个具有强大创新能力的国家,为世界历史贡献了许多发明创造。他同时提到,根据自身在中国的经历和公司的中国市场调研,他发现当今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乐高产品的核心价值理念契合度很高,乐高集团因此愿长远立足于中国市场,致力于促进中国孩子的创新能力和中国社会的创新发展。图为Jorgen
Vip Knudstorp先生接受新华网新加坡频道记者专访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是将乐高公司扭亏为盈的关键人物,您的秘诀在哪里?
Jorgen Vip
Knudstorp:我加入乐高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玩乐高,我坚信它的产品是卓越的,它的品牌是值得信赖的,它的公司文化是吸引人的。我发现它当时存在的问题是可能有些迷失自己的发展方向,它为了获得新的利润增长而将精力分散到了各个方面。这就像如果你是啤酒生产商,但是你看到人们如今更喜欢和茅台和红酒,于是你就想去生产这两样而不再生产啤酒。这看起来很诱惑人,因为你丰富了你的投资组合,开始往受市场欢迎的产品发展。但是我感觉当时的乐高有些做过头。所以我们重新调整,重点关注如何经营好有价值的业务。渐渐我们就看到了成效,我们的产品生产和运作也变得越来越有创意。整个摆脱大量旧业务,抓关键业务,然后把它变成可盈利的核心业务的过程大约用了6到7年时间。许多缺陷在这个过程中被修复,公司的成长也就越来越快。
记者:您多次提到一个关键词专注,它对您的意义何在?您是如何将这一理念融入到乐高公司的管理运作中去的吗?
Jorgen Vip
Knudstorp:是的。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词语。我认为每个业务都有存在的意义。有些人可能在某一条街上开了一家很受欢迎的点心店,但是不代表它在下一条街上就能继续获得成功。另一条街可能早就有了另一家好的点心店。所以,我的意思其实是,如果你的产品不够独特,你就要努力做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乐高的目标就是给世界所有玩家提供最棒的玩乐体验,这样我们才能具有强劲的全球竞争力。而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就必须专注于我们的玩乐概念,而不是将精力分散到开发各种不同类型的产品中去。这就像你在点心店里只能做一个没有必杀技的平庸厨师而已。我们想要做最棒的事,所以我们必须专注。
人常常想要去拓展更多。首先最关键的一点是谁来保证专注的内容是正确的?这需要经历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我的做法是从公司的前辈那里听取大量的意见。我经常和乐高的前任执行官聊天,同时,我也邀请了一些专家来探讨什么是真正有意义的娱乐。我还和消费者和零售者进行对话,了解行情。最重要的是,我结识了许多真正热爱乐高玩具的粉丝,从成年人到小孩都有。是他们告诉我一定要保留乐高玩具的创意性,也就是保护这样一个可以组合的积木系统,这正是我们的产品精髓所在。
基于这些经验,我开始思考什么是核心,什么能让乐高独一无二。凡是别人都可以做到,你不一定能够更专业的内容,都不可能成为你的核心业务,这实际上也就凸显出了你应当专注的点。图为Jorgen
Vip Knudstorp先生向新华网新加坡频道记者展示乐高积木玩法
记者:请您从首席执行官的角度谈一谈乐高的产品。 Jorgen Vip
Knudstorp:首先,我们很惊喜地发现有许多长大了的女士也喜欢乐高玩具。所以乐高其实是一款同时适合男孩、女孩和成年人的玩具产品。总体来说,你只需要拿一小把砖块,你就能够用它们创造出任何东西,并且它的牢固程度能够娉美用胶水粘合的效果,可能你要像两岁的孩子那样生拉硬拽才能把模型的各个部分拆开。整个乐高积木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大约有超过七千种不同形状和颜色的组合元素,但是每一个小部件仍然能在整个大系统里发挥作用。比如说如果你把我的头拆下来,它仍然可以被安到其它的积木上去。
我们研发出了一整套建筑体系,并且还在不断创新。现在的玩家可以像操作智能手机或电脑的开放程序一样,不断地思考如何搭建模型和增加哪些新的元素进去。同时,我们还给小孩和成年人设计了丰富的主题系列,从简单到复杂,大家可以持续探索,比如说现代生活主题,可以建造城市人居住的房子,或者历史主题,可以建造海盗船,甚至未来主题,可以建造银河舰队,呈现出宇宙将来的模样。我们还根据魔幻故事设计产品,有流行的哈利波特和星球大战系列,也有我们自己创作的脚本,比如说中国神话系列。
总之,在同一个平台上,乐高产品的故事背景却能像万花筒一般丰富多彩。你可以用乐高来创造任何无与伦比的故事。此外,我们还为玩家设计了一个小型的机器操纵装置。人们可以建造电脑打印机,飞机,轮船,火箭等等。你去Youtube上搜一搜,就可以发现人们已经用乐高积木创造出了成千上万件精彩绝伦的作品。
记者:乐高产品的价格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并不便宜,您认为你们与其它玩具品牌相比,乐高产品吸引中国消费者的优势有哪些呢?
Jorgen Vip
Knudstorp:首先和最重要的是,乐高是非常安全的玩具,甚至是消费者能从市场找到的最安全的产品。同时,我们的产品具备高质量的玩乐体验,对孩子的创造力和设计能力的发展有很大帮助,还能够培养他们构建系统的、有逻辑的思维方式,对于他们今后的校园生活颇有益处。这些都是乐高玩具能给孩子们带去的重要好处。此外,乐高产品还非常地耐玩,孩子可以随意地把它组装成一个新的模型。
我知道在中国有一些别的玩具品牌和乐高做一样类型的产品,但是我也听说有不少家长并不满意它们的质量,常常发生的情形是孩子玩着玩着玩具就松散了,于是家长不得不拿着玩具回到商家那投诉。这一点对于乐高玩具的消费者来说是完全不用担心的。乐高产品拥有80年的历史积淀,具备值得信赖和权威保证的高质量。图为Jorgen
Vip Knudstorp先生接受新华网记者专访 记者:您在中国有怎样的体验? Jorgen
Vip
Knudstorp:我去过中国很多次,特别是最近一次的经历,让我印象很深刻。就在今年5月的时候,我去山东济南待了一周,在这期间受到邀请参观了一些私人住家、幼儿园、玩乐中心和学校。我去观察那些家庭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了解孩子们是如何玩耍和度过每一天,看他们的学习和娱乐时间如何平衡,以及家长最关注孩子玩乐的哪些方面,通过这些机会,我具体地了解到了当代中国孩子成长的大环境。
就玩乐安全和安全玩具的话题,我与一些中国家长聊了聊天。随后我发现,中国家长在作为消费者为孩子选购玩具时,最担心的是玩具有刺鼻的味道。如果是塑料玩具,他们甚至会关心制作这些产品的化工原料和生产流程是否影响到了自然环境。这一方面真让我对中国消费者肃然起敬。
记者:为什么乐高集团会选择济南作为市场调研的城市? Jorgen Vip
Knudstorp:我们实际上是在整个中国市场进行调研,但是我们特别选择济南是出于几个方面的综合考虑。首先是因为,济南是近年来中国发展速度最快的二线城市之一。通常出差我总是去香港,那里有我们的产业基地,另外还有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等地我也常去。但是我还想去成都、重庆、南京、杭州等地,我还想去你们所说的二线城市看更多东西。而济南除了经济发展速度快,有超过600万人口,有高铁网络之外,它还是历史悠久的省会城市,是孔子的故乡,我们在这里研究中国的历史文化、中国人的价值观和教育观具有典型意义。所以在这样的考量下,我们选择了济南作为调研城市,在这里得到的乐高产品市场反响报告也非常有趣。
记者:乐高选择在嘉兴建造新厂是出于何种考量? Jorgen Vip
Knudstorp:嘉兴不仅仅有美丽的景色,还拥有高素质的劳动力资源。这一点是乐高作为高素质的生产商最为看中和需要的,对整个品牌都意义重大。同时,在嘉兴建厂也十分靠近我们的核心市场上海,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吸引了中国各地乃至全球的人才,这将进一步促进产品的生产和市场在国际层面上一体化流通。此外,我们也希望能够建造一个环保的工厂,这一点和美丽的嘉兴的情形也非常符合。嘉兴希望在当地发展的企业能够做出积极的贡献,而不是环境污染型的企业,对生态造成不良的影响。
记者:您对中国消费者和中国有怎样的印象? Jorgen Vip
Knudstorp:我感到非常激动的一点是中国消费者对乐高玩具的理解和传统的中国理念有很高的契合度,他们认可乐高玩具将大系统中的小部件进行创意组合的玩法,认为它能够锻炼人解决问题的能力。尽管许多西方人有一种误解认为中国人不善于创新,比如他们总在批评中国有许多山寨产品,但是我的理解是复制只是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短暂阶段。如果你回头去看看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你就能发现它实际上是一个创造能力极强的国家,比如它发明了象形文字,比如世界各地有许多东西都是起源于中国。对于我来说,乐高的产品理念被中国消费者接受和理解真的令人受到莫大鼓舞,这也是我为什么决定在中国建造工厂,这样乐高就能够为中国孩子的创新能力和中国社会的创新发展贡献更大的力量。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