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老先生一次就向该馆捐赠了150余件泥塑藏品,迄今为止商用3D打印机的售价均不低于2.5万英镑

3D打印机

喜多先生认为,中国的制造业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最近三到五年中国工业设计发展非常快,在今后,工业设计的地位会越来越突出。按这样的发展趋势,中国将在5年内成为工业设计大国。

“我总算给这些泥塑找到家了……”这是年过八旬的北京老收藏家梁祖望,对中国泥人博物馆筹备办公室工作人员讲的一句话。日前,这位老先生一次就向该馆捐赠了150余件泥塑藏品,这也是惠山古镇办向社会征集泥人藏品活动开始至今收到的最大一笔民间收藏。

从最卖座的好莱坞大片到最新款的摄像机,3D技术俨然已成为本年度消费市场最耀眼的明星。或许,它还将为你带来最富创意的圣诞礼物――美国MakerBot公司最近推出的新版打印机集3D
技术、DIY创意与平民价格于一身,可根据用户需求将平面图像转化为任一种立体实物,即使是最挑剔的极客也不免为之心动。

喜多俊之,被誉为日本国宝级设计大师。他从1969年开始就活跃于国际上环境、空间、工业设计等领域,他的许多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慕尼黑现代美术馆等世界各大博物馆收藏。

■ “老顽童”梁祖望

无所不能的3D打印机

日前,2010年广东工业设计展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落下帷幕。只要参观过设计展的观众,都会对一个白色的圆形展区留下深刻印象。这是日本工业设计大师喜多俊之(以下简称“喜多”)的独立展区。

梁祖望老先生退休前为北京特艺三厂厂长,自幼喜爱绘画和民间艺术,尤以收藏玩具著称,现任北京玩具协会传统玩具委员会秘书长。人称“老顽童”的梁老是收藏圈内有名的玩具收藏家,藏品足有上万件。几年前,曾有媒体想把梁祖望的宝贝玩具全都摄影,再刻成光盘保存下来,从早上八点多开始,忙到下午四点还没有拍完,因为玩具太多了。

所谓的3D打印机即是根据计算机中的空间扫描图,将原料喷涂在多个塑料薄层上,最终形成精准率极高的立体实物。譬如MakerBot便是用ABS或PLA塑材代替普通的纸张油墨,最终出炉的成品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松饼味儿。从外星人耳饰到钥匙链、台灯乃至恐龙玩具――MakerBot不仅为极客们的搞怪创意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也令家庭主妇梦寐以求的多功能个性化制造机成为现实。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喜多,却更像一名拥有很多心爱玩具的老顽童。当向我们讲解他的设计理念时,他会兴奋得手舞足蹈。虽然听不懂中文,但翻译时,他也会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一脸灿烂。

■ 快要失传的手工艺品

对此,马蒂麦圭尔深有体会。数日前,他为新公寓千挑万选了一道浴帘,却发现配套的挂环业已售罄。作为一名DIY爱好者,麦圭尔自然没有放过这个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他亲自测算数据、设计造型,最后用MakerBot打印机打造出了一套实用而美观的浴帘环。不仅如此,他还顺手搞定了今年的圣诞礼物――一套开瓶器与恐龙形玩具。在麦圭尔看来,3D打印机简直是无所不能的阿拉丁神灯,你可以复制锅碗瓢盆等各种家居用品,设计自己的项链、戒指、胸针或玩具,甚至可以以布拉德?皮特或安吉丽娜茱莉为模板,打造一张足可以假乱真的明星脸。换言之,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MakerBot做不到的,唯一的缺憾是成品的体积顶多只有12.5立方厘米。若是你苦于创意枯竭,也可以前往MakerBot社区取经,迄今为止该网站已上传了5000余种设计方案。

喜多认为,中国越来越重视工业设计,照这样的趋势,在未来5年,中国可能就会成为工业设计大国。

这次梁老捐赠的泥塑藏品主要分两类,一类是手艺几近失传的白沟泥塑;另一类是著名的刀马人泥塑。古镇办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白沟泥塑的传承迄今已有300多年历史,这个起源于清乾隆年间的特色民间手工艺,到如今却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传承,随着岁月的流逝,著名的品种相继消失,这门民间技艺也可能慢慢消失。这次梁老先生一次就捐赠了百余件白沟泥塑玩偶。至于刀马人泥塑,也是一个快要失传的泥人品种。它是纯手工捏制,造型简洁流畅,主要都是根据三国里的人物故事创作。而这次泥人馆收获的却是近40件关于老北京三百六十行的风俗泥塑。

平民3D引领DIY时代

工业设计不仅是外观

■ 为宝贝找个归宿

MakerBot的一大创意在于以Meccanoesque工具包形式推出平民版打印机,用户可购买配件自行组装,在享受DIY之乐的同时还可省下大笔银子。迄今为止商用3D打印机的售价均不低于2.5万英镑,令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MakerBot推出的Cupcake
CNC售价仅为649英镑,高端版Thing-O-Matic亦不过1225英镑。

在展区里,喜多先生亲自做示范。

已是耄耋之年的梁祖望告诉泥人馆工作人员,他年轻的时候是在全国四处奔波地“寻宝”,如今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但他希望在有生之年为他收藏的这些宝贝找个归宿。因为它们不仅仅是艺术品,更关系到民俗、礼仪等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

我们不是工程师――我们只是修补匠。MakerBot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布瑞佩蒂斯解释说,将3D打印机定位为修补匠意味着MakerBot将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最便宜的零件,因此大部分DIY套件均是现货供应。

AKI,BIKI,CANTA是“椅子一家人”,其中黄色的BIKI有着长长的“眉毛”,椅背和把手连成一体,适合老年人使用,只要双手轻轻一撑把手,老人就能从座位上起身。同时,老人们坐在椅子上也可以360度转圈。

比尔盖茨曾表示,希望世界上每个家庭都能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那么佩蒂斯的目标便是,让世界上每台电脑都连着一台3D打印机。从目前Cupcake
CNC与Thing-O-Matic供不应求的情况来看,MakerBot的平民牌有望打破一直以来3D打印机曲高和寡的僵局。或许,一个全民DIY的时代将提前到来。谭薇

喜多先生一边解说一边熟练地一收一放,只见几秒间,一张座椅就“变身”成为一张舒服的躺椅,围观的人群不禁发出一阵赞叹声。

南方日报:不少公众会把工业设计与一般的外观设计相混淆,你如何向公众解释两者的区别?

喜多:工业设计不单单是外观。简单来说,就是产品必须既实用又美观,这两点很重要。不从消费者的使用需求出发,只是注重外观设计,对设计师来说这本身就是错误的。

南方日报:有些中国学生的工业设计作品,被批评是为民族而民族。你认为民族文化该如何融入世界?

喜多:我觉得自己的产品是日本式同欧美式相结合,并非100%欧美式的。比如这把WINK椅,你会发现它的剪影像极了跪坐在地上的日本女人的形态,坐上去就像偎依进妈妈温暖的怀抱。这就是我所考虑到的在日本普通家庭的实用性和方便性。

产品的实用性和文化性是结合在一起的,在日常生活的体验里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就是我们与生活紧密相连的一些细节体会。

iPhone热卖引发设计热潮

喜多先生认为,中国的制造业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最近三到五年中国工业设计发展非常快,在今后,工业设计的地位会越来越突出。按这样的发展趋势,中国将在5年内成为工业设计大国。

今年7月,喜多俊之与位于顺德北滘的广东工业设计城签订项目合作战略框架协议。这是他在华设立的首个工业设计机构。

南方日报:你选择在广东建在华的第一家工业设计机构的原因是什么?

喜多:设计是不分国界的,所以我希望在中国这样一个制造业发达的地区为广东的品牌化、国际化作出一点贡献。

南方日报:您在顺德这边将会有哪些新的项目或作品问世?

喜多:目前我们在顺德还没有正式开业,可能要等到明年春天。电动车、家电、与老年人有关的家具等产品会是我的关注重点。

南方日报:今年iPhone的热卖,让很多广东企业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一台在美国售价为499美元的iPhone,珠三角的代工企业只能获得大约4美元。企业能够通过工业设计去弥补这个短板吗?

喜多:iPhone作为一个产品来讲,它的成功,不仅仅是从成品的外观来单独判断,很大的支持背景是它的软件。工业设计是一种调和剂,对于企业来说,要做出高品质的产品,不仅要考虑技术含量,还要注意质量问题,同时还要考虑外观设计,这三者同等重要。

南方日报:日本也是一个制造业发达和工业设计很强的国家,中国有哪些可以学习之处?

喜多:刚开始日本的工业设计也是模仿国外的一些东西,模仿初期也是受到一些批评,不被看好。近20年才开始自主研发,将日本个性特色融入产品设计中。中国也是需要经历这个过程的。

设计师要为消费者着想

“我本人很快乐,就像小孩一样,我是用孩子一样的心情在做产品。”喜多先生笑嘻嘻地说。

“工业设计与艺术品不同。艺术品是为自己设计的,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工业设计是为消费者、为社会实用性考虑的。”喜多先生说。

他说,工业设计是个幸福产业,作为设计者来说,首先是要用心,用内心百分之百投入的感情来做,设计的产品才能被消费者所理解和购买,才能让消费者为设计埋单。

南方日报:您的设计灵感一般从何而来?

喜多:在生活中,在与不同的人的讲话过程中,交流中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各种想法、理念。

南方日报:广东要怎样才能培养出像你这样的设计大师?

喜多:设计产品的同时需要考虑消费者,怎么样把设计的心情传达给消费者,让消费者在使用的时候能够感觉到设计者的用心。

南方日报:你对年轻的设计师有何建议?

喜多:作为设计师,考虑自己的事,不如考虑消费者的需要更重要。要以消费者作为出发点,设身处地的为消费者着想。
记者吴哲 见习记者谢梦 实习生戴曼曼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